发布小程序

小程序导航 - 微信小程序大全 - 最全的小程序应用商店

小程序的上线 ,包括 App Store 都将受到小程序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7-03-11 13:50:23

刚过了尝鲜期就被唱衰,究竟是小程序的尴尬还是围观群众的尴尬?

1 月 9 日,微信小程序上线。从上线之初的刷爆朋友圈到被尝鲜用户打入冷宫,从一夜之间小程序微信讨论群暴增到群活跃度明显下降,似乎创意不是很多,也没找到盈利方式,成为了大家对小程序的普遍感受。                     

据艾瑞咨询 2 月 10 日发布的《2017 年中国网民针对微信小程序使用与开发状况调查报告》,有 42.1% 的用户添加了 6-10 个小程序,体验后选择继续使用的用户占调查用户的 11.5% ,选择继续开发小程序的应用开发者占 9.2%,有 35.2% 应用开发者感到失望意在放弃。

显然,现在讨论小程序失败与否还为时过早,与其以偏概全给出便宜的观点,不如听听那些“淘金者”的故事,感受一下小程序上线后给他们带来的变化。

伪需求的尝试

陈伟健是典型的互联网投机者,94 年生,现居广州,高中开始搞移动互联网,做过网站,卖过域名,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3G 时代玩网站出来的”,赚最多的一笔有 2 万多,后来分文不剩,大学上了一年就逃课开始“混社会”。

陈伟健告诉雷锋网,在做小程序之前的上一份工作是帮一家上市公司做在线支付服务商项目,是技术和产品负责人。在小程序还没有公测前,他就开始着手做小程序商店——“hao 程序”,通过公众号导流,模仿 iOS 桌面,把用户收藏的小程序显示在手机屏幕大小的桌面上,长按可对收藏的小程序进行排序,商店内的小程序有“抄”别家的,也有开发者自己提交的。

hao 程序商店界面

但在 1 月 9 日小程序上线的当天下午,陈伟健就以 1000 块的价格售卖“hao 程序”的源代码,总计卖出去 6 份,他不知道买家具体是谁,卖出后陈伟健也懒得再更新“hao 程序”商店。

决定卖掉的原因很简单,在小程序开闸首日的洪流中,陈伟健觉得自己已经捞完了第一波流量红利。

在小程序公测前,“ hao 程序”就已经成形,公测二维码发布后,发现不能通过长按识别在线上分享后,陈伟健看到了线上推广的局限性,也感受到了小程序去中心化的意义所在,意识到小程序商店只是个伪需求,便没有进行扩展调整。

“hao 程序”公众号于 2016 年 12 月 30 日完成认证帐号名称与资质审核,截止至 1 月 17 日,公众号涨粉8600+,陈伟健还顺手建了 5 个小程序分享交流群,群人数均在 300+,都是关注小程序或是已经在摸索的开发者。陈伟健对雷锋网说,“我就一个人,站在风口吹吹风,我啥都不干,就蹭蹭流量。”

流量意味着资源。小程序商店暂告一段落后,陈伟健便开始通过自己的小程序猿微信号与小程序分享交流微信群开始招揽客源,转战小程序开发。在他看来现在的小程序还不成熟,如果做定制,只能满足一小部分客户,如果做标准化,大家都能用的模块,可以卖 N 套,暂缓小程序开发者们的需求,他还说:“标准化的小程序时代结束,就是定制化的小程序时代。”年前他接到的较大的一单是本地美容类资讯小程序的开发,通过资讯连接线下服务,并收到了定金,他准备开发完成后将模版重复使用。

年后陈伟健和朋友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搞事科技,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一家搞“创意技术的公司”,不仅提供小程序开发技术服务,还提供创意解决方案。之前美容类资讯小程序的开发也已初见雏形,但问起目前团队的运营状况时,陈伟健表示不便告知。

从小程序商店到小程序“创意”开发,陈伟健所做的只是“小程序产业链”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人也已经从小程序统计分析与线上推广下手,开始尝试运营。

在小程序到来前,好推二维码的主要业务是线上 App 二维码推广,CEO 王进华曾在腾讯企业 QQ 与手机QQ 浏览器研发部门做过两年的程序员,王进华告诉雷锋网,2016 年 11 月 15 日,好推二维码上线了 HotApp 小程序统计平台,开发者通过输入小程序页面路径、APP ID、App Secret 可以对小程序的日活与启动次数进行精准统计,基于精准统计,可以对线下推广进行评估,共有500家企业接入,每天查询的频次是10家。查询免费,王进华的计划是通过线上推广平台实现盈利。

芝麻任务界面

年后,好推二维码上线了小程序推广平台——芝麻任务,线上分发二维码给个人去线下推广小程序,收费标准暂定 0.5 元一位新增用户,订单酬劳的百分之八十都将分给推广者,内测的企业有美团、小小票儿、等,最近小程序进一步开放了群分享功能,由原来的一次只能分享至一个群开更改至可以分享至多个群。王进华表示,得知此消息后,他们加快了芝麻任务的运营与推广工作。

雷锋网了解到,除了好推,腾讯移动分析、Talkingdata、GrowingIO 等平台也上线了小程序的统计分析业务,雷锋网从腾讯移动分析了解到,接入统计分析的客户已从年前的 200 个左右,增长至 1000 多个。

到底有没有线上场景

王进华告诉雷锋网,基于好推小程序分析平台的数据,目前做小程序的开发者基本来自于线上。而张小龙的对小程序的定义是线下。为了先发优势,首先冲上阵地的线上开发者,意识到小程序的“不友好”后,也调整着步伐,典型案例就是罗辑思维。

2017 年 1 月 17 日,罗振宇通过微信公众号宣布退出小程序,雷锋网试着联系了相关工作人员,得到的回复是,确实暂时不会做了。

小程序真的不适合做内容吗?

轻芒杂志一直位居各大内容类小程序排行榜首位,为了“适应”小程序,轻芒根据小程序的设计规范重新设计了 UI ,以新的笔记功能为例,App 上的操作是长按触发+点击调整,而在小程序上是点击触发+点击调整,轻芒杂志负责人范怀宇告诉雷锋网,这样的交互设计不仅可以让轻芒杂志小程序更流畅,也是一个新的尝试。 

据范怀宇介绍,相比较上线之初,轻芒杂志小程序的访问用户有所回落,但量级仍然超预期,也积累了良好的口碑,回访用户比例很大,文章也得到了继续分享和传播。根据小程序用完即走,不能分享在朋友圈的定义,轻芒杂志小程序的传播渠道只有微信群,但范怀宇并不期待小程序会给 App 带来用户转化,在他看来,小程序对于轻芒只是一个全新的平台,共有 3 个人负责,并会不断地进行功能优化。 

Assbook 设计食堂则是通过公众号创业的典型案例,主打建筑设计内容,初期通过内容运营成功积累了 20多万的粉丝,主要通过知识分发获利。

小程序正式上线后,Assbook 设计食堂也进行了尝试。创始人光头李告诉雷锋网,现在上线的小图酷小程序是一个图片资料库,初期只通过微信群和公众号文末贴二维码的方式进行过推广,现在用户访问量每天都在自增长。光头李的计划是将这个小程序迭代成设计知识的分发付费平台,做只卖设计知识相关物品的电商。对于小程序线下的定义,他觉得好东西总能留住人,小程序的最终目的是线下场景,而达到这个目的则需要许多轻轻的(线上场景的)小程序进行铺路。  

小程序不支持虚拟商品的支付,无疑堵死了线上创业者想拿小程序直接发财的想法,也为需要相关服务的开发者设置了阻碍。 

小密圈是一款社群工具 App,经过几次更迭最终跑上了知识付费的赛道。在小程序的版本中,小密圈的运营方式受到了许多限制,比如不能成为付费圈子的用户、不能在加入的圈子中打开圈友分享的外链,也没法给用户推送圈子动态。创始人吴鲁加告诉雷锋网,小程序开闸第一天,小密圈+小程序的访问量达到 13 万 PV,现在每日访问的用户在 1500 上下,从用户打开位置来看,大概有 87.7% 的用户来自“小程序历史列表”,7.21% 来自搜索,其他来自公众号、聊天顶部的不到 2%,并有部分用户转为 App 用户,开了自己的圈子。 

在吴鲁加看来,小程序无疑是一个舞台,但上不上去,跳不跳得好,都是自己的事情。对于小密圈的玩法,吴鲁加有想过是不是要直接把小密圈的小程序开源,让所有的圈主,可以做一个自己专属版本的小程序,还考虑过结合小密圈的开放 API,做一些好玩的小工具,但他还不急于做这些事情,觉得现阶段,观察、思考更重要。

由此可见,上述线上开发者在成本可控的情况下,对小程序的态度多是探索与观望。据腾讯官方数据,微信月活跃用户达 8.46 亿,在巨大的流量面前,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易错过这个平台提供的机会,但线下开发者的反应要比线上慢得多。

线下为何进度缓慢

多个开发者向雷锋网分析道:“在 App 已经非常成熟的情况下,线下开发者不会轻易去尝试单一场景的小程序,线下推广的链条也更长,意味着成本要比线上高得多。”言下之意,推广成本是线下开发者保持观望态度的顾虑之一。

相比较开发者不急不慢的步伐,张小龙可能要更心急。早在小程序刚启动时(2016 年 1 月 9 日),他就一改往日沉稳地行事风格,提前把准备要做的事情告诉外界,并要在一年后,给大家汇报成果。在 2016 年 12月 28 日的公开课上,张小龙坦言,这样做的目的是想给员工压力,究其原因,是为了加快小程序推出的进度。

小程序上线后,微信官方公众号“微信公开课”,不断地向大家推荐体验较好的线下小程序,其中包括携程、链家、e 代驾、智慧医疗、百世快递等,场景涉及交通、医疗、年会活动、会展、景区、住房、快递等。 

快递 100 小助手小程序的负责人 fonter 告诉雷锋网,他们的小程序初期上线一方面是为了培养用户习惯,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配合微信。言下之意,微信不仅尝试通过“微信公开课”对开发者进行引导,也主动邀请线下开发者启动小程序。近日,马化腾也在两会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微信会去帮助扶持线下商户去用好小程序。

由此可见,谁帮谁?在目标一致的前提下,是可以反过来的。   

 fonter 向雷锋网表示,对他们来说,小程序要比服务号方便的多,以寄快递业务为例,服务号的操作程序是:扫码——关注——找到寄快递菜单下单,甚至需要指导才能完成上述操作。而对于小程序来说,用户只要扫一扫就可以直接填写相关信息进行下单,快递员打好单子上门取件时,推送一个支付链接,用户就可以完成寄件操作,降低了服务成本,每天都会有 10 万访问次数,基本一半都是来自小程序历史列表。

快递 100 小助手小程序目前只有查件的功能。一位接近微信的开发者告诉雷锋网,微信小程序将会在 3 月初上线”附近门店“功能,快递 100 小助手计划在这一功能上线时,推出寄快递的功能。此外, fonter 还透露,快递 100 今年的推广重点会放在线下,而小程序将会是重中之重,深圳有 30 家门店,除了铺设推广物料,还会让快递员主动向用户推广小程序。

小程序运营文档中“附近门店”示例图

据雷锋网了解,除了即将上线的“附近门店‘功能,小程序现在还支持一维码(条形码),并于 2 月 23 日在公众号“微信公开课”宣布与摩拜单车合作了二维码新能力的开放,即用户扫描企业之前在 App 或公众号中使用的二维码时即可跳转至小程序页面,完成相应功能的操作。

摩拜单车小程序注册/登录页面

以摩拜单车为例,新用户的使用操作流程将变为:扫描摩拜单车上的二维码——直达摩拜小程序——手机注册、交押金、用车,实现扫码即用,用完即走。摩拜单车工作人员告诉雷锋网,在这一新能力开放前,新用户用摩拜单车小程序扫描二维码后,会引导至 App 下载页面。

对于这个二维码新能力什么时候会开放,微信官方表示,还在打磨优化中,并欢迎有类似需求的企业共同探讨开发新能力。

显然,这项新能力的开放将为线下开发者节省不少推广成本。在原有铺设二维码的场景下,用户扫一扫就可以让小程序真正变得触手可及。除了不断开放新能力,拓宽小程序的线下使用场景, 微信也没有铁了心对线上不友好,2 月中小程序部分模糊搜索的开放,也让开发者与关注小程序的人们着实兴奋了一下。

小程序动了谁的蛋糕

小程序的上线,不仅给开发者带来机遇,同时也饱受争议。有一种观点便是,小程序的形态介于 WEB APP 与原生 APP 之间,其进展缓慢的原因之一是树敌太多,App、H5、包括 App Store 都将受到小程序的影响。

北京米多琪文化公司成立于 2011 年,主要业务是以 H5 为主的 WEB 端的开发与推广,负责人赵理阳告诉雷锋网,小程序内测前三个月左右,就已经了解了大概,对小程序会颠覆 H5 的说法,他表示没有太多感觉。赵理阳说:“小程序不能分享到朋友圈,但 H5 可以分享、体验,H5 是帮企业用来推广、宣传用的,而小程序是 App 类的,并且我的同行们都具备小程序的开发能力。”

由此可见,小程序想要实现的应用场景与 H5 并不冲突,较低的技术开发门槛也不会拦住相关行业的开发者们涌入洪流中去占领阵地,重要的是在小程序的运行框架内,如何调整思路找到自己的场景。 对于处在 App 产业链中的开发者们也一样。                      

据相关数据统计,App Store 中的应用程序至少有 200 万个, 2016 年各种软件在 App Store 中盈利高达 200 亿美元,比 2015 年增长 40%。根据分成比例,苹果至少获得 80 亿美元的收入。小程序趋于成熟时,必定会有部分开发者放弃 App,App Store 的盈利也会受到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张小龙在 2016 年 12 月 28 日的演讲中,几乎将小程序要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的原因讲的很清楚,除了游戏。而游戏无疑是 App Store 与微信的主要收入来源。对此,业界人士的普遍观点是受到苹果约束。           

一位接近腾讯的业界人士向雷锋网表示,微信最大的阻碍就是苹果。就像关于为何张小龙会将“应用号”改名为“小程序”,马化腾曾在张小龙朋友圈的一条留言便道出了大家了心中长久以来的疑问。他说,“苹果不让叫应用号反而是一件好事。”

对于小程序是什么,要到哪里去,张小龙早在 2016 年 12 月 28 日的微信公开课中为大家做了详解。没有数据、缺乏真实案例、上线至今没有爆款,种种迹象难免会让人觉得再清晰的解读也过于理想化。回看公众号的发展历程,从上线到爆发,至少经历了两年的尝试与完善。

回到开头,小程序到底失败与否?最安全也最鸡贼的回答可能就是还需要时间去证明,但用那句揭示人性的话来解释小程序这两个月的遭遇肯定是不会错的:事情总是在发生的短期被高估,长期则被低估。

猜你喜欢